图片故事 | 高原上的流浪藏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19 14:48


17岁的藏族学生江央才加记得,他在苏莽寺读书的近5年间,最多的时候,寺庙周围至少游荡着500只流浪藏狗——“狗和人一样多。”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到处都是流浪狗,曾一度让青海省囊谦县毛庄乡的小学生不敢独自出门,因为“每天都有人被咬”。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那时,在这个人口不超9000人的藏区乡镇,最常见的一幕是,老人出门都持棍防狗,孩子们则远远见狗就猛砸石头——“只有打痛,狗才不敢咬人。”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2017年8月,记者在毛庄乡街道及附近荒地走访,共计发现约20只流浪狗,它们大多胆怯,逢人便躲。期间,一名小学生在看到一只流浪狗呆立于路边后,捡起一块石头,猛地砸过去,流浪狗仓皇逃离。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显然,这已非江央才加描述的狗灾局面。变化始自2015年夏天。毛庄乡乡长东塔介绍,当年乡政府和当地的苏莽寺各出资约20万,发动群众义务劳动,在距苏莽寺约1公里的路边,建起了一座面积约50亩的由铁丝网圈成的流浪狗收容所。这是玉树州首个政府和寺院合建的流浪狗收容所。收容所建成半个月内,约1200只流浪狗被送入其中。为避免流浪狗再度繁殖,收容所雇人给母狗做了绝育手术。之后,毛庄又多次将残余的流浪狗抓至收容所,集中喂养。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据了解,因生病等原因,收容所现有流浪狗数量有所减少,但现场估算至少有600只以上。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东塔介绍,这些流浪狗每顿消耗的粮食,相当于17袋50斤装的面粉。而如果想让他们吃饱,每天要1500斤粮食。收容所只好分季供食。冬季夜长,每天供食一顿,夏季供食两顿。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狗患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被流浪狗“包围”的寺院,还有青海久治县的白玉寺和甘德县的夏日乎寺等。最多时,两寺周围分别有上千只和两百多只流浪狗。在青海玉树、果洛二州多处寺庙,也多有流浪藏狗游荡的身影。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但流浪狗并不仅仅聚集在寺庙周边。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资料显示,仅玉树州囊谦县就有流浪狗8201只。而在玉树杂多县街头,也频见或奔跑或坐卧的流浪狗。来自青海环保组织“雪境生态宣传教育与研究中心”的数据,果洛州共有5万多只犬,其中约1.4万为流浪狗。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在西藏拉萨,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共有流浪狗1.3万余只。2013年,拉萨在城郊建立了一个流浪犬收养中心,最初设计容量为2000只,但很快“狗满为患”,目前已收养了七千多只犬。现又新建了容量超过4000的新犬舍,以缓解收养中心超负荷的状态。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凶猛的藏狗流浪成群,首先会威胁人的安全。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囊谦县警方表示,在去年11月,一名约八岁的女孩遭流浪狗袭击身亡。在西藏,也曾发生九只流浪狗围攻五岁幼童的事情。西藏自治区疾控中心的一份数据曾显示,平均每月有180人次被流浪狗咬伤。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人体的健康也遭到威胁,玉树州疾控中心主任魏建斌曾表示,狗在感染包虫病后,会通过犬粪污染草场和水源,继而引发人体感染。包含家犬在内,玉树州共有8万多只狗,这会导致以狗为宿主的包虫病、狂犬病的流行。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包虫病又称‘虫癌’,十分难治,很多牧民为此倾家荡产。”果洛州农牧局畜牧兽医科科长杨启昶表示,近些年当地患包虫病的人增多,与流浪狗有直接关系。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资料显示,未经治疗的泡型包虫病10年病死率高达94%。2008至2013年,流浪狗较为集中的青海果洛州局地,每8人中就有1人感染包虫病,系世界包虫病流行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在玉树州称多县,包虫病发病率达3.74%,居全国第三。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流浪狗群的崛起,也在打破着某种“平衡”。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生物学院在读博士刘铭玉自2015年开始调查藏区流浪狗对生态系统的影响,他在玉树杂多县调研发现,流浪狗曾入户偷猎牧民家畜,而成群的藏狗甚至会追赶熊和雪豹。在夏日乎寺附近的班玛仁脱山,流浪藏狗会集体猎捕岩羊等野生动物。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獒市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为了摸清藏区流浪狗成灾的原因,“雪境”组织于2014至2016年在玉树、果洛等地进行过大量调研和走访。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雪境”负责人尹杭表示,流浪狗的涌现,首先源于藏獒经济。藏獒本是藏狗繁育而出的物种。自90年代藏獒经济兴起时,养殖户便将部分繁育出的较差藏狗遗弃。而几年前崩盘的藏獒市场,更使得大量藏狗遭弃。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雪境”组织发现,2013年是流浪狗数量猛增之年,也正是从当年之后,藏獒热彻底消退。更早的弃狗行为,大约始自2010年,那正是藏獒热开始降温之时。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其次,随着生态移民政策的展开,很多牧民卖掉牛羊搬入城镇。原本用于看家和放牧的藏狗也失去了存在价值。加之虫草经济的崛起,大量牧民长期外出挖虫草,家中无人喂养的藏狗便沦为流浪狗。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尹杭的调研得到刘铭玉的认同。在他看来,藏区流浪狗问题近年来始终存在,但其猛然爆发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藏獒市场的兴起和崩塌。“藏獒通过不断转手来提升身价,价格一旦虚高,泡沫便会产生,等泡沫破裂,市场就会崩塌。”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青海省藏獒协会秘书长周艺回忆,曾经的獒市一度相互炒作,各地频传藏獒售价上千万,引得大批商人赶来投机,甚至花五六千万买藏獒、建狗场,也带动了牧民养狗。“雪境”组织曾走访玉树周边的村子,发现养狗户超六成。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青海藏獒一直是中国藏獒的名片,尤以玉树藏獒闻名。当年玉树有几条出名的种狗,每天半夜就有人驾车领着自家藏狗排队等待配种。也的确有人因养獒暴富,但在“雪境”组织的走访中,这仅是少数——“真正村里能致富的只有一两户,能卖出一两只藏獒。”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再后来,獒市骤然崩塌,人们争先恐后地处理掉自己手中的藏狗。“目前青海专做藏獒繁育成规模的,约有二三十家,都是硬撑着。”周艺说,协会一度有三四百会员。四年前协会改选时,仅剩四五十名家。目前,普通藏獒的售价为两三千元,良种獒为三五万元,与国际均价持平。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獒市尚待回归,成灾的流浪狗却是紧迫的问题。以领养、收容、抓狗和绝育等形式,政府和民间还在不断地进行努力。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2017年8月26日,在由玉树市区驱车前往杂多县大本营途中,调研人员发现了一只正在路边进食的雪豹。自2015年开展“流浪狗生态学研究及与雪豹等野生物种的种群间关系”调查以来,刘铭玉每年都会往返于青海玉树、果洛等三江源地区调研三、四次。图为青海环保志愿者于洋(左一)、刘铭玉(左二)、北京大学生物学专业学生夏凡(左三)、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工作人员求尼(右一)翻看刚刚拍到的关于雪豹的视频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标记在电脑地图上的红外相机分布图。此次调研共新放置了17台红外相机,并对此前放置的13台红外相机数据进行了回收。刘铭玉表示,他围绕流浪狗与雪豹种群关系的调研将持续至2019年,为解决流浪狗对生态环境的冲击寻找办法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趁着给流浪藏狗喂食的机会,调研人员清点大本营周边流浪狗数量,并逐一记录下它们的体貌特征。这是研究三江源地区流浪狗与雪豹等物种间关系的重要一环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果洛州一位牧民拉来了他领养的流浪狗,送往宠物医疗机构接受绝育手术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刘铭玉在雪豹放弃进食的岩羊边放置红外相机。刘铭玉在玉树杂多县调研发现,成群的藏狗甚至会追赶雪豹,与之争食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毛庄乡流浪狗收容所内等待喂食的流浪狗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囊谦县毛庄乡及位于半山的苏莽寺。在2015年毛庄乡流浪狗收容所建立之前,这里曾是流浪狗的重灾区。苏莽寺周围至少游荡着500只流浪藏狗——“狗和人一样多”,“几乎每天都有人被咬”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青海玉树州囊谦县毛庄乡,一位小学生捡起石块砸向路边的流浪狗。这一度是当地小学生出门防狗的通用办法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为避免藏狗繁衍并传染包虫病,青海果洛州联合当地环保组织及宠物医疗机构,对当地基层兽医开展藏狗绝育手术培训。图为一名果洛州的一名基层兽医在学习对一只藏狗实施绝育手术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一只雪豹正在半山公路边进食岩羊,当它发现研究者驶来的汽车后,放弃进食,迅速退走至对面山峰,最终消失于山顶。雪豹属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中的“濒危”物种,全球雪豹数量大约在7400-8000头,而中国拥有全球60%的雪豹栖息地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玉树州囊谦县毛庄乡收容所的工人正在为流浪狗喂食,他将煮好的狗食从高处的池子推入通向狗场的管道。由于流浪藏狗食量巨大,给狗场造成巨大负担,收容所只好分季供食。冬季夜长,每天供食一顿,夏季供食两顿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在当地某寺庙厕所外,游荡着7只流浪藏狗。由于藏獒经济的崩塌,牧民生活城镇化及虫草经济的崛起,很多人选择将自家的藏狗遗弃至寺庙周边,以期寺庙能替自己喂养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游荡在玉树杂多县山区里的流浪藏狗。随着藏獒市场的崩塌、虫草经济的兴起及牧民生活方式的改变,近些年,在三江源地区出现了大量的流浪藏狗。它们袭击路人,传染疫病,猎杀家畜,甚至与雪豹抢食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南方人物周刊版权所有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